2019年9月17日星期二

針孔攝影 (Pinhole Photography)

真係一個小孔就可以影相?
當然可以啦。
針孔相機 (Pinhole Camera) 是最原始的相機設計:一個密不透光的盒子、針孔加上菲林,沒有鏡頭,是真可以拍照的相機。
就是因為原始,所以有一份獨特的魅力。
點解針孔相機可以影到相呢?是因為”針孔成像”原理。
話說”針孔成像”這個原理,最早記載在公元前約五世紀我國的《墨經》這本書。據說在漆黑房子的一面牆上鑽一個小孔,當光線從這個小孔中通過,在相對那邊的牆上,會投射出該面牆外景物的影像,而上下左右都是反轉的。
是不是很神奇呢?
因為這個原理,往後發展成可携帶的小型「攝影暗箱」(Camera Obscura)。根據記載,文藝復興時期,已有很多歐洲畫家利用附加了”鏡頭”的「攝影暗箱」作為輔助繪畫的工具。 
後來,附加了鏡頭的”攝影暗箱”+感光物料,就是現在攝影機設計的原型。 
"針孔"的直徑越小,影像便越清晰,但需要較長時間曝光;直徑越大,影像便越模糊,曝光時間較短。
所以,要 . 有 . 耐 . 性。




2018年5月16日星期三

夜間拍攝回憶

​聽著Carole King的You've Got A Friend ……

多年前,我為個人展覽拍攝一輯針孔攝影系列,概念是夜間的都市。

因為針孔攝影機是小光圈的設計,簡單來說,若要拍攝夜間,往往需要一小時以上的曝光時間,期間相機要穩定地架在三腳架上,不可振動。

因為這樣,所以我在拍照時有相當多時間觀察現場的環境變動。

拍攝期間,有很多人走過來問我是否在拍攝照片,有些人又會在鏡頭前打招呼,也有些人會跟我傾計,更有人會專登走過來說一些揶揄的說話。

在一晚幾小時的拍攝,遇過了數千人迎面走過來,見過很多人的百態;這些是攝影的樂趣之一。


2018年2月2日星期五

就在當下一刻

在公共汽車裡,看見擠滿著很多放工回家的乘客,大部分正在玩手機;雖然我不知道他們在玩什麼,但總是覺得他們滿面煩擾。

以前沒有玩手機的年代,乘客在公共汽車內,會你眼望我眼,或看書、聽音樂,亦會閉目養神,雖然仍在追趕時間,但較容易讓身心放鬆。低著頭玩手機,手和腦不能休息,難怪人也不能停下來。

雖說生活步伐是不斷的向前,在當下一刻,嘗試放下手機,讓自己休息,累積力量也就是累積運氣。

況且,一天裡頭仍是有時間看手機,還是好好分配你的精神吧!


2018年1月27日星期六

青色的水

早晨的微雨過後

重現了艷陽天


原本生活在天上的雨露

此刻找另一個葉綠色的家


這個家出奇的舒適

這一刻

雨露也被同化成青翠


屬於天的

此刻也屬於地上


2018年1月26日星期五

窗外

原本只看見人家外窗的窗外

突然來了一位稀客


你是從那裡來的?

你的肚子餓嗎?


看你沉默不語

還不好意思打擾你


隔著一扇窗,

彼此相處了一刻



這位不耐煩的客人,

轉一個身子,



頭也不回的.

遷往人家的窗外





2017年6月10日星期六

用心去看去觀察

每一天,圍繞著我們身邊的大小事物,多不勝數,當每天都如常地生活的同時,令人容易忽略了很多事情,心中只想生活是如何走下去,更遑論去感受生活.....

生活的營營役役其實可以幫助個人的成長, 豐富我們的生活,思想和觀察力會隨著人生閱歷而有所滋長。攝影創作是一種由看見、注意、觀察與思考,而去拍攝的過程,只在於這個過程有著快慢與程度上的分別。

各位可以嘗試找一個半天,放下相機,可以的話請關上電話,在每天都會重複的路徑或熟悉的地方徒步慢行。這些環境和細節是你熟悉、最親近的,仔細及靜心去感受周圍,了解一下自己平時忽略了的東西。身邊沒有相機,讓你可以多點空間用眼睛去觀看,慢步可以有足夠觀看的時間,也可以健康身心。然後,去找個機會徒步慢行到不同的地方,逐漸建立出自己的觀察經驗。

​我在拍攝”Ode to Nature”針孔系列第三篇之前,特意不帶相機,一個人去郊區走一走,感覺輕鬆也頗寧靜。
<Ode to Nature> 針孔攝影系列:”回家的小路-西貢” (2009年作品)
<Ode to Nature> 針孔攝影系列: “棄置式'電視機-石崗” (2010年)

我之後共花了一年多時間完成拍攝此系列。我住在市區,這些地方並不是我生活常到的地方,但發覺郊區其實甚多現代化的大小建設,令我有著不同的領略。
觀察經驗對攝影創作有正面幫助,其實”觀察”也是一種心理。下圖是另一個很流行的心理測驗,請細心觀看並形容玻璃杯中的狀况:


有些人會直接回答:”半杯水” ,有些人會認為是未裝滿的水,有些人會覺得是一杯平常的水,亦可以有其他的形容等等,暫不分析他們的心態,但可以看出,相同事物對不同人來說具有不同的意義。

試幻想你的面前有一塊爛地,有些人就只看見一塊爛地,但有些人卻能想像出一塊豐沃土地,或更多可能性;看法和心態能令每個人也不同。所以, 一般來說,觀察並不只是純粹用眼睛來仔細看,還有著一些個人的理解和感受,視乎每個人的價值觀和經驗而定。

攝影和觀察有著互相影響的關係,我們用眼睛去看周遭事物,視野廣闊,但拍攝時,並不需要(甚至不可能)將這些繁多事物盡拍在一張照片中,拍攝者必須要進行集中觀察,以選取畫面,抓住要拍攝的重點和主題。我們在觀景器中抓住的範圍,是長方形或正方形,是一個特定的範圍,跟我們用雙眼去看東西的廣闊範圍是大大的縮細了。

至於”重點”,<完形心理學>學家阿恩海姆(Rudolf Arnheim)在<藝術與視知覺>一書中認為,所謂”觀看”,就是捕捉眼前事物的某幾個特徵,而僅僅幾個的特徵,便可識別完整的樣式。

所以,我的建議是拍攝的畫面盡量純粹、俐落;清楚要表達的重點特徵,亦留意重點以外的事物的安排,但不用太複雜。經過選擇性的抓取畫面,拍攝出來的則會成為了一張照片的整體。

可能大家在一個環境中,去重新觀察事物會不知如何入手。根據<完形心理學>學家柯勒(Wolfgang Kohler)的觀點,人是會去思考所面對的問題要如何去解決,只要了解在環境之中各種事物的關係,使整個情境的有了新的體驗,從而去解決問題。

依此看來,當我們處身在一個環境,可能被一項或一組的事物所吸引,當意識到對所看見的事物要去作出選取(發現問題),再去觀察和思考環境之中各項素材的”關係”,找出重點,然後去拍攝(解決問題)。

2007年,我嘗試用針孔相機拍攝夜裡的節奏,因為相機的光圈非常小,達到f138,拍攝一張夜景,曝光時間一般也要45分鐘至數小時不等,對個人耐力,和現場環境不斷穿插的人群、風動、光線的狀況要很能耐,並要對選取畫面作出決定,一個晚上也只能拍三數張相,前後花了差不多一年時間,完成了”Ode to Day, Ode to Night”系列,是我一個難忘的經歷。

“Ode to Day, Ode to Night” 針孔攝影系列: 深水埗高廈 (2008年)

  
"Ode to Day, Ode to Night" 針孔攝影系列“佐敦道隧道之夜闌人靜” (2007年)

接受生活的營役,把它視為一種能量。積極找出個人空間去細味生活,多加留意生活環境的特質。開闊了心胸,對吸收新的東西必有得著。這些得著,能夠反映在你的想法和創作上。
作者、攝影: Galen Tse

**本文刊登於 [DiGi 數碼雙周] Bio Weekly Magazine (April 2014) 

2017年6月9日星期五

攝影創作從”心”出發

有一個很流行的心理測驗是如圖中所示: 請觀察幾秒, 再形容以下的圖像。


只注意中間一點的人會回答”一個黑點”;觀察多一些的人會注意”一個黑點” 的所在之處, 認為是“白色長方格上的一個黑點”;再拉闊一些的觀察, 就是“本版面裡有一個白色長方格, 上有一個黑點”。

眼睛日常看見的表象, 或一些我們注意的東西, 大腦會很快速地有所解讀, 其周邊的東西也許未被即時留意, 這是很自然的反應。

相信不少朋友在攝影創作經過一段時間後, 會覺得出現有點滯悶, 或感到難找到新題材去拍, 就像走到一道牆前面, 感覺就像是被阻擋著, 無法向前行進一步。 

“牆” 系列 : 車房內 (2008年作品) 委約作品

此時, 就去找些別的事情幹幹, 看場電影, 聽聽音樂, 大吃一餐..., 但當再去拍攝時, 問題依舊出現。

在處於”瓶頸”的時刻, 會問“自己真能拍些有新鮮感的東西嗎?” 可能大家在繁忙的生活中, 只在意了一個黑點, 而未留意其他部分。

心理學派”完形心理學派”的觀點說, 人們在看見及注意某樣東西時, 不只是留意其整個外表(形狀、顏色等), 還包括此東西對自己的一些經驗和印象去理解。

如是者, 雖然看得見的東西似乎都是常見的事物, 每個人對事物的理解卻是不同的, 選取跟自己生活有關係, 有感受的東西, 就是你獨特的選材。拍攝者在拍攝時, 將自己的個人經驗和理解, 加上攝影技巧表達出來, 可能各位早已有自己的獨特選材, 而未被察覺罷了。

從近在身邊的事物作為出發點, 並嘗試深入地去創作。多年前, 我想嘗試以針孔攝影, 拍下當下的香港生活景觀和我的回憶。


“Ode to Simplicity” 針孔攝影系列: 長沙灣工廠大廈 2005年 香港文化博物館藏 


“Ode to Day, Ode to Night” 針孔攝影系列: 旺角黑夜之看不見的人山人海 (2007年作品)

我以”三部曲”形式, 從2005年至2010年拍了三篇針孔攝影系列, 作為我對生活的表白。

多走路, 放慢腳步, 放鬆思維。某一年, 當我構想新攝影作品時, 腦裏的東西多得很, 仍沒有想通。在一次慢步行回家的路上, 我仍然想著很多東西, 突然我把心一橫, 決定回到很純粹, 又和我生活很有關係的取材, “門”這個概念便產生了。 

“門” 系列: 利東街(囍帖街) 2007年作品, 香港文化博物館藏

我以”門”借喻人的臉容會隨著歲月流逝而蒼老, 及記錄了生活歷煉的痕跡, 是我對時間的反思。

我認為照片可以反映拍攝者平時看東西的習慣, 並因應每個人的美感體驗、性格、人生經驗、喜好的不同, 使攝影成為具個性化的創作, 令到拍攝出來的並不只是表象。拿出率真的心去拍是重要的, 加上技巧的幫助, 讓創作呈現出來。

各位去拍攝的時候,多細心觀察, 自然有所發現。 
上圖是著名的納克立方體(Necker Cube),你是否看出有多個方向的”立方體”呢? 

以上是一個知覺與錯視(illusion) 的測試, 而實際上, 觀看實物時, 雖然你不會看到多個方向的立方體, 但凡事經過細心、多角度觀察下, 總能夠看到一些的不同, 那就是你的”觀點”。各位可以多放心機, 去理解被拍攝對象的視覺觀感, 並以此為軸心, 移動視點, 作多點觀察, 留意它和其周圍環境的變化, 再進行構圖拍攝。

創作絕對是個人見解, 細心觀察, 多表達自己, 可以提高照片的深度。就如上述的”一個黑點” 測驗, 我覺得如何形容不是最重要, 因為方格內白色的部分你可以填滿它, 更可以跳出它的框框, 就如越過前面一道牆之後, 就會看見另一片天, 另一個自己,不向前行又怎知前面有甚麼呢!

作者、攝影: Galen Tse

**本文刊登於 [DiGi 數碼雙周] Bio Weekly Magazine (March 2014)